新工人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工人

吕途:十年来的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
时间:2018-1-8 10:34:00 来源:当代工人 作者:吕途 浏览: 663

    转载自《当代工人》杂志

    2008年5月1日,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正式对外开放。做为我们博物馆的核心展览内容, “打工三十年-流动的历史”一直在我们的核心展厅展出。改革开放三十年了,中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中国的经济发展有目共睹,已经成为了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但是,中国的贫富差距之大也排名在世界领先地位了。近3亿的打工群体为中国城市化和工业化发展做出巨大的贡献,但是这个业已形成的产业大军却一直不能名正言顺地被称之为工人,打工者的经济利益、社会地位和社会保障也得不到保证。我们的博物馆希望记录打工者的历史,并推动打工者社会和经济地位的提高,并促进中国工人群体的健康发展。

    我们的博物馆不是对历史的描述,而是对历史的解读、并争取促进改变历史,因此它是一个活的博物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不能失去自我、人云亦云。我们的解读是基于尊重劳动的价值这样一个基本立场。
    我们的博物馆不是拿来主义的博物馆,而是一个研究型的博物馆,我们用我们的调查研究来解读历史和现实。从2009年至今,博物馆展开了4项专题研究,写出研究报告和论著,并配合进行主题展。
    我们的博物馆不是一个陈列馆,而是一个社会活动场所和社区活动中心,因此,我们博物馆和工人、和社区同呼吸共命运。博物馆所在的皮村社区文化中心,长期举办各种文化活动,包括新工人文化艺术节和打工春晚。
    博物馆的标语是:没有我们的文化就没有我们的历史,没有我们的历史就没有我们的将来。

    • 历史的记录
    我还清晰地记得我们筹划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的日子,那是2007年的冬天,孙恒把几名工作人员叫到他房间里面,我们围着火炉聊着思路。今天回顾那一幕,我最感慨的就是孙恒的心胸和定力。在一个破烂的被废弃的厂房里建设一个反映2亿多打工者30多年的历史,这里有着强烈的反差,一个小小民间机构,没有钱、人很少,为啥有如此胆量?记得还是在那个冬天,机构团队建设做一个叫“他/她像什么动物”的游戏, 有一个同事说:“我觉得孙恒像一只母鸡,不停地下蛋,他又要生下一个‘博物馆’了。”当然,这个游戏只是博得一笑,而今天想起来,只有心中笃信自己做的事情,才能从那时走到现在,无论条件多么不充足,都要去做该做的事情。一个那个时候简陋,今天也面临被拆迁的博物馆就在那个冬日酝酿而生。
    博物馆诞生之初,一共有五个展厅:第一展厅是“打工三十年 - 流动的历史”,展示结构是:建国初期、农村改革、离土不离乡、务工潮出现、管理制度、艰辛生活、NGO诞生、政策调整;第二展厅是“女工”;第三展厅是“儿童”;第四展厅是“劳工NGO”;第五展厅是“打工生活”,里面主要是劳动工具等事物陈列,这个展厅后来也同时成为“专题展厅”。
    设计的思路有两条,一是时间线索,而是主题线索,然后,这两条线索又相互交叉。我们将从1978年到2008年这三十年历史分成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艰难的流动。标志时间和事件是1978年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和改革开放。农村少数人被允许离开土地开始流动,早期外出打工工作机会很少,离土不离乡,外出需要办很多证件。
    第二阶段:打工热潮。标志时间和事件是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南方沿海城市开放、深圳经济特区、外资企业、工厂、城市化基础建设、工地、建桥、修路、服务行业,大量需要劳动力,农村外出打工,潮水般涌进城,面临被收容遣送、劳动权益侵害普遍出现:工资拖欠、工伤事故、严重加班、职业病、精神文化匮乏
    第三阶段:新工人。标志时间和事件是2003年孙志刚事件引发收容遣送制度被取缔。这之后,温总理替熊德明讨工钱,中央文件开始关注打工者权益、关注打工者精神文化生活、关注打工子弟教育,2008年《劳动合同法》出台。

    博物馆总计300平方米的空间,在展柜中摆放着很多展品,包括:照片、信件、日记、租房租金条、婚育证、暂住证;工资单、工资条、白条、欠条、合同、协议、厂牌、培训证、记工单据、工作证、胸卡、、押金条、工伤证明、起诉书、职业病诊断书、罚款单;;相关报道的报纸、政府政策、文件、相关法律法规、打工刊物、文艺作品;工作服、劳动工具、生活用品拉煤运货的平板车、被查禁严厉打击的黑摩的、床、家具、气泵、简易衣柜、煤气罐、煤气灶、煤球炉、快递、送报员的自行车、工地、工厂里的劳动工具等。

    在一次媒体采访中,孙恒是这样叙述博物馆的意义和宗旨的:“我们在主流媒体和文化历史当中很少看到为改革开放和社会发展做出这么大贡献的劳动者,人们听不到我们的声音,看不到我们的文化。我们就想,我们为什么不能记录自己的文化历史?历史是需要有载体的,要形成文字、档案、形成可看的东西才能够流传和传承下去,如果没有这个“历史”,虽然我们创造了历史也不会进入历史。几千年来都是这样,我们去看万里长城,看到了秦始皇的历史,却看不到当时的劳动人民的历史。记录历史需要依靠技术,比如在古代需要用文字记录,但这个权力只是掌握在统治阶级手中。今天,随着社会和科技的发展,大家最起码都是小学初中高中毕业,每个人都会读书看报写字,而且随着高科技产品比如互联网、手机等等的普及,每个工人几乎都有功能很全的手机,我们可以把我们工作、生活的场景拍下来,放在互联网上,让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到。所以我们认为,今天已经具备了劳动人民来记录自己的文化历史的条件,因此,我们就想自己来办一个自己的文化历史博物馆,记录我们的历史。”

    • 现实的思考
    从2009年至今,博物馆在实物和主题展厅一共进行了四个主题展:“打工者居住状况”(2009年10月-2011年7月)、“新工人-家在哪里?”(2011年8月-2014年4月)、“中国新工人的文化与实践”(2014年5月-2016年6月)、“女工传记”(2016年7月至今)
    2009年10月,根据我们在北京、深圳和苏州的调查,并在其它合作伙伴的支持和配合下,我们进行了“打工者居住状况”的主题展。我们认为居住状况并不单单指的是居住的物质条件,同时也包括家庭团圆和打工者在城市的居住权。这个主题研究帮助我们明确了一个思路:很多打工者的归宿在城市。打工者居住状况的研究和思考促进我们进一步从城乡的整体结构来思考打工者的未来。
    2011年8月,我们的主题展“新工人-家在哪里?”正式展出了。中国新工人从数量上来讲已经崛起了,但是,新工人在工作中、在物质生活中、在精神追求上却迷失了,找不到“家在哪里”。《家在哪里》主题展的内容来源于本馆在2010年到2012年期间所做的专题研究。该研究成果已经形成报告,并由法律出版社于2013年1月正式出版:《中国新工人:迷失与崛起》,内容结构是:待不下的城市,回不去的农村,迷失在城乡之间
    2014年5月,“中国新工人的文化与实践”展出。本主题展通过对工厂文化的一些描述来揭示工人的消极文化状态的原因,以便引发工人自身和社会对工厂文化和资本文化的反思和批判;本主题展通过描述两个普通工友的故事来表现打工者的生存和文化状态,以便将个体的文化状态和社会的文化状态联系起来,进而促进反思个体生命道路选择和社会发展道路选择的关系;主题展罗列和展示了全国各地一些劳工机构在团结经济、社区活动、妇女/女工工作和文艺倡导方面的工作,这些是民间组织和打工群体反抗资本文化和探索社会进步途径的一些尝试。
    2016年7月,主题展的内容选自博物馆研究项目“女工传记”中的部分女工故事。整个项目共访谈了近百名女工,撰写了34个女工故事,这里展出15个女工故事。“女工故事”已经撰写成书《中国新工人:女工传记》,准备正式出版。为女工立传。这里展示的不只是一个女工的故事,是不同年龄的女工的故事,这延伸出了两个历史,一个是时代变迁的历史,一个是个人的生命历程。一个时代和时代的变迁会影响处于那个历史时期的每一个人,一个人的生命历程也必然折射那个时代的历史的某个侧面。通过15个女工的故事,希望可以勾勒个体和群体、以及历史和现实之间的关系。我们每个人身上都蕴含着能量,但是当一个人没有方向的时候,再有能量也没有力量,反而有深深的无力感。

    • 互动的空间
    在实物展厅中,出租屋实景是一个非常引人注目的场景,这既是展品,也是打工者生活的真实写照。我在皮村入户访谈的时候,看到的是和我们展出的出租屋相似的场景。一个10几平米的狭小空间,既是卧室、也是客厅、也是厨房;有的家庭,一张单人上下床,就是全家人休息的地方,有的家庭没有上下床,就凌空架一块木板做为床。我们博物馆曾经受邀去西班牙马德里、德国柏林、玻利维亚拉巴斯和美国纽约展出,出租屋往往是参观者最瞩目的地方,在西班牙,一位电视台记者在坐在屋内床上进行直播。我记得,最有共鸣的是西班牙索非亚博物馆的保安们,他们其中有些人是移民二代,说想起他们小时候的生活。
    “女工传记”展览的形式比较独特,展品是15位真人大小的女工形象,是将照片放大到真人大小然后刻出来的,竖立的人形照片后面是可以翻看的女工故事书。很多参访着告诉我,原来听说女工故事展览,并没有觉得多么新奇,但是,置身女工形象中间,阅读女工故事,触动很大。女工小娟说:“我去年(2016年)去北京,在皮村打工文化艺术博物馆读女工故事的时候,我情绪都控制不了。我自身是女性,感同身受。师珍的故事,彩云的故事,很普通,但是也很不普通。展现女性命运的东西。女工传记中的故事人物晓梦说:“当初,吕老师要访谈我时,我觉得写这样的书应该没什么人会看,也不会产生什么意义或价值。后来,吕途老师把初稿发给我看时,我看了前言的时候,了解了她写这个传记的想法的时候,我就被刺激到了;我觉得我当时接受访谈时存在的想法有多无知;也深深的觉得这样的故事就该被记录下来;不管多少人看它都会有一定的意义;也是我们女性、女工声音的存在;加上里面很多传记人物我是认识的,当时触动蛮大。”
    武豪是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也经常负责接待参观和做解说。他告诉我:“随着自己开始解说,我更多去搜集一些资料,通过和不同参观者的交谈也加深了自己的理解,并且更坚定地认为当下中国工人的发展左右着每个人的命运。一趟仔细的解说往往要一两个小时,说下来自己心情也会特别沉重,所以有一段时间不适应。印象比较深的一位来访者是一位北大的保洁阿姨,她一进来就开始哭,说她在北大的遭遇,说在那边工作没有尊严可言,说有一次沙尘暴,她在路上摔倒了,到学校工作那天动作就慢些,结果被管理人员罚站训话半个小时。说她去北大工作本来是想圆一个梦想,每次从李大钊、蔡元培的像前走过就要鞠躬,还认真去听了一些文学课。今天,来到工人的博物馆,才能感受到尊严。”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