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社会主义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社会主义

妇女节过成玛丽苏,女权先辈的棺材怕是压不住了
时间:2018-3-10 18:45:00 来源:土逗公社 作者:林深 Catherine 浏览: 731

    本文转自土逗公社(tootopia),一个反思常识的内容合作社:



    如今的三八妇女节,人们关心的不是放假,就是购物。作为新时代的女性,如果你仍然在生活中常被拉回大清,那么三八妇女节的缔造者可以回答我们内心的疑惑,她们告诉我们,女性的人生与理想,可以如宇宙那样广阔。


    作者 | 林深  Catherine

    编辑 | 大蘑菇

    美编 | 黄山

    微信编辑 | 侯丽



    今年的三八节,还是那么无聊


    今年的三八节与过去几年相比并无新意。天猫“女王节”、当当“闺蜜节”、京东“蝴蝶节”、1号店“3月女人节”……“三八”妇女节俨然成了电商年后开门的第一战。当然,这并没什么可意外的,和双十一、圣诞节都变成了毫无新意的购物节一样,三八节不过是没有幸免罢了。


    某电商平台打出的三八节广告。


    三八节的祝福总显得过于热情:过三八妇女节的女性同胞们,你们是买买买的主力军,你们是带内需的战斗机,你们最棒!(Welcome to资本主义社会!)是的,在社会主义革命与女性解放运动双双褪色之后,重新掌握了绝对话语权的资本成为了节日文化的书写人,连哄带骗地,将女性打造成消费的主体。


    在此环境中,人们不仅淡忘“三八妇女节”充满魅力的历史(才不是香奈儿、Gucci的那种昂贵的“魅力”),甚至将女权先驱争取的成果加以“侮辱”——“三八”、“妇女”这些几代女权主义者的努力斗争出来的用语成了脏话;女权主义、女权运动成了敏感词。三八节之外,女性被赶回家庭,性别歧视与性别暴力总是发生,各种厌女和反女权言论甚嚣尘上,二十一世纪的新时代,女性却常被迫回到大清。


    看到今日之况,那些一生不羁爱自由的女性解放先驱恐怕该掀棺材盖子了。


    “妇女节”缔造者的激情人生


    在我们回顾妇女节的诞生时,克拉拉·蔡特金是一个绕不过去的名字。与今天的许多女权活动家不同的是,蔡特金,作为德国社会民主党和第二国际左派领袖之一,也是德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她所发起的女权运动更加“草根”,也更加政治化。


    我们不会忘记她受柏林女工所托,在第二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做的那场开启社会主义妇女运动的光辉演讲。


    “我们妇女从原则立场出发,最坚决地反对限制妇女劳动。由于我们绝不想把我们的事业同一般的工人事业分割开来,所以我们不提特殊的要求;我们除了劳动在反对资本的过程中要求的一般保护外不要求其他保护……妇女的解放同全人类的解放一样,最终必将是劳动从资本中解放出来的事业。只有在社会主义社会里,妇女和男工一样,才能享受到她们的充分权利。”


    ——《第二国际第一次代表大会文件》



    克拉拉·蔡特金


    “劳动”与“社会主义”是蔡特金女权运动生涯中的的两个关键词。不过,在蔡特金年轻的时候,她也曾着迷于基督教式资产阶级的人道主义女权,虽同情受苦难的劳动妇女,但强调的是社会救济与博爱精神。但是,抽象的和感情上的解释并不能除去克拉拉心头的疑问: 劳动妇女遭受剥削和压迫的深刻根源到底是什么? 正是这种疑问使得克拉拉没有停留在资产阶级女权主义的层次上。德国社会民主党的领袖奥古斯特·倍倍尔于1879年出版的《妇女与社会主义》一书深刻地影响了蔡特金的妇女解放运动蓝图,在接触了该党之后,她选择深入了解并接受社会主义思想。


    另一个对蔡特金产生重大影响的是她的爱人、同志、革命的伴侣——俄国职业革命家奥西勃·蔡特金。出身于优越家庭、受到过当时最好教育的蔡特金,其与众不同的政治事业及与婚姻选择遭到原生家庭的极力反对——他们希望克拉拉成为资产阶级上层社会的知识女性,而不是与社会最下层的工人在一起的劳动妇女; 希望她能够具有女权意识, 以提高女性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地位, 而不是成为反对现存社会制度的社会主义者; 希望她成为上流社会的贵夫人, 而不是做一贫如洗的外国“流浪汉”的妻子。人生的岔路口,蔡特金选择抛弃自己优渥的上层生活,与自己的灵魂伴侣一同投入到底层劳动妇女的解放与社会主义革命中。


    1878年,灾难来临。德国政府颁布《镇压社会民主党企图危害社会治安的法令》,奥西勃遭到驱逐,克拉拉义无反顾随之踏上流亡的坎途。在流亡途中,蔡特金没有放弃与社民党的联系,终于在1881年于国外摆脱德国对妇女参政的禁令,加入德国社民党。


    1883年与奥西勃在巴黎结成伉俪后,蔡特金开始着手打通马克思主义与妇女解放之间隔阂。在许多无产阶级劳动妇女的支持下,在路易斯·米歇尔,燕妮·马克思,劳拉·马克思等革命同志的帮助下,蔡特金不断修正党内对妇女问题的错误认识,激烈反对社会党一直以来阻止妇女参加社会劳动的观点,终于在第二国际成立大会上促使党将妇女解放运动纳入到世界无产阶级革命中。直到今天,女权运动仍然是左翼运动重要的组成部分。


    第二国际社会主义妇女大会代表。


    1891年,蔡特金接手了以欧洲妇女运动为目标的《平等报》,并承担了所有的编辑工作。利用这份报纸,蔡特金面向广大劳动妇女,教育她们与男人们一道为改变生活而斗争,为社会主义而奋斗。也正是利用这份报纸,蔡特金抵制住了德国社会民主党内层出不穷的改良主义妇女路线,明确区分了资产阶级女权改良与无产阶级女权革命。


    1907年8月,蔡特金推动了第一届国际社会主义妇女代表大会在德国的斯图加特召开。会上决定成立国际民主妇女联合会,把《平等报》作为机关报,蔡特金当选为书记处书记。这是史上第一个国际性的社会主义女性联合组织,争取女性选举权成为这一国际组织的首要奋斗目标。


    1910年,第二届国际社会主义妇女代表大会召开,在否决了英国代表提出的有限选举权提案后,蔡特金又与主张取消革命式话语的德国改良派进行了坚决斗争,最终议案重申了第一次代表大会对妇女选举权的要求,同时规定了若干争取平权与政治解放的鼓动措施,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即“各国社会主义妇女都要有一个节日。”


    1910年8月,在第二国际哥本哈根会议国际社会主义妇女大会上,Luise Ziets倡议来年举办世界妇女节,当时作为妇女大会主席的蔡特金支持了这项提议(但并没有确定妇女节的具体日期)


    这就是国际妇女节的诞生。


    三八妇女节最初的理想就是世界性的,它虽与资本主义女性共同争取“政治权利”,却始终强调女性劳动的价值,并最终挑战男权资本主义制度。就像1913年3月8日首次庆祝“国际无产阶级女性团结日”前夕,列宁的政府中唯一的一名妇女委员科伦泰所说:


    “女权主义者的目的是什么?是在男权统治的资本主义社会争取和男性同等的利益和权力。女性工人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废除一切出身和财富带来的特权。对于女性工人来说,谁是领导者并不重要,是男是女都可以。她只想和整个阶级的群众一起,安安静静地当一名劳动者。对资产阶级女性而言,政治权利仅仅是她们在这个剥削工人阶级的世界里更方便开路的手段。对于女性工人而言,政治权利则是通往劳动人民理想国的坎坷之路的一小步。


    ——《国际妇女节的真实含义》


    “反资本主义”本是三八节历史百年来最核心的议题,三八妇女节的全称其实是“国际劳动妇女节”。如果蔡特金若还活着,不会允许资本主义如此肆无忌惮地侵犯女性,不会看到广大女性在劳动与消费、工作与家庭的N重剥削中沉默不语。


    老年蔡特金,未忘革命理想。


    那些年的“三八”有多燃


    在之后的日子里,妇女节成功动员、组织了大批女性加入妇女解放斗争与社会主义运动,妇女成为了改变世界的力量。


    1915年3月7日,瑞士,蔡特金将中立国和参战国的妇女组织起来,进行反战示威。国际妇女节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妇女的反战平台。同年妇女节当日,纽约的社会主义妇女游行以推动市政府对肉铺施行价格管控:“我们孩子所需要的粮食已经渐渐消失了。我们现在要为受苦的全人类有所行动。放下武器吧。我们也是国家的一部分。我们想要和平。我们必须显示妇女也可以保护那些依靠她们的人。”


    1917年,沙俄物价飞涨,俄历2月23日(公历3月6日),妇女们组织工厂工人和领救济粮的无业者,发动了游行,抗议日益恶劣的生存环境和沙皇专政。两天之后,也就是国际妇女节当天,沙皇下令军队武力镇压妇女革命,拉开了二月革命的序幕。


    在俄国上街的女人们。


    中国社会主义女性同样拥有激情燃烧的岁月。1922年,在蔡特金的帮助下,列宁将国际妇女节设定为共产主义节日。同年,中国共产党首先开始庆祝妇女节。


    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开始。时任广东省妇女部长的何香凝经由共产国际委派来华的鲍罗廷(Mikhail Borodin)夫妇第一次了解到国际妇女节,是年3月8日,何香凝于在广州主持了全国第一次“三八”妇女节庆祝大会,为深受封建压迫的女性呐喊:“散会以后,我们挺起胸膛、踏着大步在大街上游行示威,数百名妇女成群结队地喊出了:‘打倒封建主义、打倒帝国主义’、‘保护童工孕妇,革除童养媳、革除多妻制,禁止蓄婢纳妾,废除娼妓制度’,‘争取妇女解放’等响亮口号。”(何香凝回忆)


    女权主义者没有忘记妇女节反资本主义的初心。1925年3月8日。活动当天,北京妇女国民会议主席台上悬挂“国际劳动妇女节万岁”横幅,周边墙上张贴着“争回人格”、“向民家妇女方面做去” 、“同等工值”等标语。当天的《妇女周报》写道:“……国际妇女节……的目标在于反抗一切压迫和剥削;反抗资本制度的统治,而力争解放无权利受压迫之妇女,尤其是无权利最受压迫的劳动妇女——女工和农妇。”


    广州劳动妇女参加国际妇女节大会。


    1927年的妇女节,四万余人与日、苏、美等国的妇女代表以及国际妇女组织的代表齐聚中山大学操场,发表《告女同胞书》,鼓励妇女参与到浩浩荡荡的革命运动中去:


    “姊妹们和女同志们:……你们除了受五千年来宗法社会的支配,使你们在政治上、经济上、教育上等等都得不到平等待遇之外,还要加受帝国主义和军阀压迫的痛苦。……你们想自求解放,惟有起来奋斗,更当一致团结,然后才可望完全成功!”


    1941年,重庆举办了妇女节游行和妇女家庭工作竞赛。女性劳动的价值被充分肯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于1949年12月通令全国,正式定3月8日为妇女节。在这一批女权革命者的推动下,国际妇女节成为中国法定节日,作为在一个男权文化根深蒂固的国家里推进男女平等的重要措施之一。


    “‘妇女’这两个字,将在什么时代才不需要特别的被提出呢?” 1943年,知名社会主义女权革命家丁玲发表了著名的《三八节有感》:“年年都有这一天。每年在这一天的时候,几乎是全世界的地方都开着会,检阅着她们的队伍……世界上从没有无能的人,有资格去获取一切的。所以女人要取得平等,得首先强己。


    1938年,丁玲在西安国际妇女节大会讲话。


    国际妇女节诞生于残酷的斗争中,改良主义、资产阶级妇女参政论、左翼党派内部的男权思想、社民党的错误路线等等都是它的敌人。但它自诞生伊始,在它的母亲,蔡特金的坚持下,全世界的妇女运动者们已经学会依靠无产阶级进行坚决的政治斗争。


    今天消费主义的糖衣炮弹和不事生产的小公主宣传,包括ayawawa、咪蒙之流的精英好女人的教育,要么是资本主义女权的沉渣泛起,要么根本就是披着性别压迫之皮的假女权。


    当我们回到妇女节诞生的源头,一切再清晰不过了,妇女节,就是要让广大妇女认清自己劳动者的身份,看到自己被剥削的现状,联合起来,斗争、再斗争。


    参考资料:


    孔寒冰(2004),《国际妇女节考》


    破土网,《忆三八:国际妇女节被遗忘的故事》

我要评论

友情链接